当前位置 首页 科幻片 《深潜日》

深潜日8.0

类型:悬疑 惊悚 恐怖 恐怖片  中国大陆  2021 

主演:李学庆 严蔚 

导演:金鑫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剧情简介

《深潜日》 - 深潜日豆瓣与世隔绝的海岛,深海中的杀妻阴谋正在惊悚上演!这场诡异阴谋被一次次更加诡异离奇的事件打断!男主声嘶力竭,几近疯狂!当终极恐怖被错乱的时空频频撕裂,孤岛男女还能否从这片“诡海”逃出生天?

猜你喜欢

  • HD

    午夜2021

  • HD

    幽灵之国的囚徒

  • HD

    游乐园2019

  • HD

    水怪2:黑木林

  • HD

    深潜日

  • HD

    恐惧街3

  • HD

    殖民地2021

  • 超清

    王国:北方的阿信

  • HD

    逃脱的女孩

  • HD

    糖果人2021

  • HD

    凶杀13号

  • HD

    恐惧街2

世界潜水艇潜水最深多少米

1960年1月21日,人类史无前例的“浮游生物”行动开始了。美国巡洋舰“刘易斯”号,威风凛凛地开到了太平洋马里亚纳海沟的洋面上,向“挑战者深坑”冲刺。计划主持人瑞赫尼采博士亲自用爆炸声源测深法寻找最深的一点,共向海沟投下黄色炸药约80000公斤,经过无数次的记录和测算,终于在两天后的上午8点,当人们把炸药抛入深海后14秒收到回声,这是时间最长的一次。依据声波在海水中的传播速度,测得海深为10058米。于是,“的里雅斯特”号将在这里下潜。1960年1月23日,担任这次冒险主角的杰·比卡特和美国海军上尉华尔什,用船拖着“的里雅斯特”号来到万文深渊的洋面上。上午8点23分,“的里雅斯特”号开始下潜,进入永久寂静,同时也是喧闹的海底世界。这里没有风浪,却间或有急流;缺少明媚的阳光,却繁衍着千奇百怪的海洋生物。越往深处,将是怎样的世界?他俩有点忐忑不安。十分钟后,下潜到91.5米,暂停调整浮力和检查仪器。一切正常,又继续小心翼翼地下潜。当越过200米深度后,海水温度与密度变化就小了。周围已是黑暗的世界,它终于不再停留,直潜深邃的海底。为了尽可能清楚地观察海洋发光生物的情景,他俩没有打开水下照明灯,结果只是在670米和6100米两个深度上才见到点点繁星,一群群闪烁着磷光的浮游生物从观察窗外飞逝而过。也许是深潜器古怪的外形惊扰了他们,把那些过惯了宁静生活的海洋生物吓得纷纷逃离。75分钟后,深潜器到了1600米深度,接到水面打来的无线电话,询问了水下情况,通讯联络良好。到了3000米深度,又与水面进行了一次清晰的通话。一路顺利地下潜。华尔什通过观察窗观察着,周围的海水随温度增加由清澈透明变得灰暗,渐渐成黑暗。11点30分,到达6900米深处,比卡特打开探照灯,在水下明亮的光柱中,他们什么也没有看到,仿佛正处于虚无飘缈的空间中。当下潜到9000米深度时,突然一阵裂纹的响声,惊动了两位勇士,耐压舱也发生了震动。是碰撞海底了吗?不是,它还在下降。比卡特预感到危急情况来临了。他赶紧关闭了舱内的所有仪器,在死一般的沉寂中,只听见舱壁上传出一种细微的爆裂声。是海虾在钢壳外爬动吗?不是。是继续下潜,还是就此为止呢?这似乎是生与死的抉择。情况很紧急,弄不好就会葬身在这万丈深渊,此时此刻怎不叫人心惊胆颤!然而,他俩却镇静地注视着事态的发展,5分钟过去了,裂纹声没再出现,全部仪表正常地运转着。二人相互示意,决不后退。当下潜到按爆炸声源测得的10058米距离时,回声探测仪仍然找不到海底返回的声波。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惑不解。继续下潜,直到10668米时,回声探测仪才接收到回声波。比卡特判断,他们离海底还有300米。深潜器缓慢下降,华尔什将所有的灯都打开,周围是一片深灰色的世界。突然,像水母、海蜇之类的东西出现在比卡特的视野里,个体并不大。当要和水面联系时,电话中断了。此刻他们感到特别紧张,水上、水下的人无不为之捏把汗。下午1点零6分,深潜器终于走完最后一段航程,它的底部轻轻地触及了浅黄色的柔软海底,把人类带到了海洋的最深渊,深度为11034米。比卡尔激动的手抓起电话大喊起来,他早已忘记电话已失灵了。你可知道,在深潜器的头顶上盖着一层厚厚的海水,它所受到的压力竟达15万吨重啊!难怪它浮出水面时,它的直径竟被压缩了1.5毫米。在这没有太阳的世界里,水冷得很,水温才摄氏2.4度。在灯的照耀下,两位探险家亲眼看到这里的土壤呈黄褐色,是硅藻的软泥。发现一种长约30厘米、宽约15厘米的扁鱼,它的眼睛微微凸出,不久就钻进黄色的软泥中。一条约2.5厘米的红色虾,自由自在地游过窗前,仿佛是欢迎来客似的。在人们看来,这些小生命,简直比钢铁还硬,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顷刻间,万米之渊有无生命的争论迎刃而解了。后来的深海探险家们还看到了过去被认为已绝种的百合、6千万年前已消亡的总鳍鱼以及一些有经验的海洋生物学家也难以辨认的水生动物!这无疑证实了:生命不仅活跃在陆地上和浅水里,也活跃在大洋里和海洋的最深处。这是人类首次到达海底深渊,他俩有许多工作要做。除了测试深渊海水温度为摄氏33度外,还测试了海底没有水流,测定了海底的放射性现象,以便开发海底的矿物资源等。无论何时都不心灰意懒的华尔什,又抓起电话呼叫:“我们在海底报告,挑战者深坑深度为11034米,报告完毕,请回话!”突然,他脸上露出笑容,原来,电话终于接通了,海底之声终于传到了水面上。紧接着,征服海洋最深渊的喜讯传遍了美国和全世界的通讯社。事后才弄明白,无线电话中断是一群浮游生物捣的鬼,它们密集得把通讯的声波阻挡了,给上下联络的人带来一场虚惊。当华尔什打开尾部的水下灯向外观望时,他猛地转过身来对比卡特说:“我知道那丝丝声是怎么回事了,那是进口通道观察窗上发出的声响,上面出现了一道裂纹。”原来是巨大的水压导演了这个可怕的插曲,在这个1100个大气压的高压世界里,耐压舱承受着15万吨重的总压力,坚硬的金属壳体的直径被压缩了1.5毫米!观察窗相接处金属槽的收缩,最终导致有机玻璃上出现了裂纹,在灯光的照耀下可看得清清楚楚。这两场虚惊,缩短了深潜器在海底的停留时间由原计划的30分钟减少到20分钟的科学考察。比卡特按下抛出压载弹丸的电钮,一束铁丸从浮体下部倾泻而出,摔进犹如滑石粉一样的海底沉积物里,溅起一股尘云,扩散着向上沸腾。随之,深潜器也像气球一样漂浮起来。上浮共花了近3个小时,15点56分,“的里雅斯特”号终于浮出海面。15分钟后,两位探险家从耐压舱内爬出来,站在深潜器的甲板上。美国飞机在低空盘旋,发现“的里雅斯特”号上浮后,立刻鸣放礼炮,机翼摇摆着向英雄们致敬!远处,一艘驱逐舰疾驶而来,欢迎载誉而归的探险家。后来,当人们问起杰·比卡特的马里亚纳海沟之行的感想时,他自豪地说:“我们找到了入海之门的钥匙,人类征服了深海。”比卡特的回答并非言过其实。人们还记得,当飞机升上天空的时候,有些科学家发出感叹:上天有路,入海无门。现在,人们不必为入海无门发愁了。而这把入海之门的钥匙便是勇敢的人加上先进的技术。是啊,深海探险家们是一批特殊的人们,他们勇敢大胆,酷爱探索,怀着冲破一切艰难险阻的信念,乐于到杳无人迹的绝境去寻求知识,成为向科学进军的先驱。



潜水员每小时能游多少米?

中国首艘饱和潜水工作母船“深潜号”上,在高压环境暴露生活了380小时的6名饱和潜水员——胡建、管猛、董猛、谭辉、罗小明、李洪健,完成减压依序出舱,安全返回工作母船。他们经过24小时适应恢复后,目前身体状况良好。1月26日,本报记者通过电话对完成了我国首次300米饱和潜水作业壮举的几位潜水员进行了采访。“出舱后要观察48小时,到明天9点,身体没什么问题就可以走了。”1月26日晚,潜水员董猛在电话里与记者交谈时,语气轻松。1月12日,董猛和他的同事们完成我国首次300米饱和潜水作业,创下我国饱和潜水海上作业史上的深度新纪录——313.5米。“人像被真空包装的食物”“骨头压缩得厉害,有一种脱臼的感觉,关节伸展不开,自己就好像被真空包装的食物。”说起在深海中的感受,潜水员胡建告诉记者,在增压过程中,人容易感觉疲劳,特别想睡觉,而且味觉和嗅觉变得不灵敏,吃啥都不香。“最艰难的时候是150—300米加压的过程。”胡建说,这个过程中,潜水员们在舱里基本保持坐着的状态,不能睡觉。这是因为,为避免加压过程中出现氧气供应盲区导致窒息,潜水员必须醒着。 胡建是交通运输部上海打捞局培养出的第一批具备饱和潜水资质的队员。7年前,他曾潜入水下103.5米处修复南海番禺油田海底破损的油管,是这个行业里的“大哥级”人物。平时在陆地上可以轻松完成的动作,在饱和潜水过程中都属于高难度动作。胡建说,在舱内,从睡觉的地方到洗漱的地方只有一个舱门之隔。换作平时,人们轻松一步就能跨过去。但是,在深海的舱内,这是个艰难的“旅程”:抬腿、伸腿、迈腿,原本轻而易举的事现在变成了一系列分解动作。“很累,尤其是胯部会疼得厉害。”进舱时,每个人都带了一本厚厚的书饱和舱是一个长11米,横截面直径两米多的圆筒状舱,可容纳9人,人在里面能直立行走和躺卧。舱内的生活十分单调,除了看书、睡觉,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一直伴随着每一个人。潜水员告诉记者,进舱时,他们每个人都带了一本厚厚的书,希望可以用来打发休息时的时光,缓解心中的压力。舱里不能打电话、发邮件,没法跟家人和朋友联系。董猛说,“有时候睡前会想家人和朋友,也会梦到他们。”在舱内,潜水员的生活方式严谨得近乎苛刻:要彻底戒烟戒酒;在高压环境中,湿度很难掌握,洗澡和上厕所都要在一个狭小的过渡舱按程序一步一步进行;食物通过一个递物筒送入生活舱内,潜水员吃饭时一粒饭菜渣都不能掉在舱内,必须保持生活舱的绝对卫生……“海底世界不如想象精彩”“坐潜水钟下去的时候,看到一条小鱼,特别小,只有手指头那么大。到了水下又看到一条大一点的小鱼,有20厘米长。”有关海底的情形,董猛说起了他借着头盔上的灯光看到的两条小鱼。人们想象中的海底世界有着五彩斑斓的珊瑚,各种各样的鱼游来游去,但对于潜水员们而言,海底世界远不如这般精彩。海底作业区十分荒芜,几乎没有海洋生物。潜水员们忙着作业,一干就是8—10个小时,之后就是回舱睡觉休息,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情去“欣赏”海底景色。通常情况下,一组潜水员下去干活时,另一组潜水员在生活舱内休息,但也不能睡得太熟——干活的潜水员回来时,舱内的队员必须帮忙打开生活舱的门。开门也不容易,要用一个液压助推器按程序操作,关门时一定要保证门的密封性,否则,内外气压不一样,人的血管会瞬间爆掉。饱和潜水,“实战与试验完全是两个概念”36岁的李洪健是6名潜水员中年龄最长,也是最早和海打交道的人。1996年高中毕业后,他去青岛海军北海舰队当了防救船潜水兵,2001年退伍后一直从事商业打捞。他说,刚刚接触饱和潜水时,“忽然感觉挑战很大”。“饱和潜水就是个需要不停学习的职业。”技术在不断革新,潜水钟里随时可能添置新设备,而且作业时舱里或钟里出现任何设备上的突发情况,潜水员必须有能力解决。虽然被誉为“最安全的潜水方式”,饱和潜水依然存在风险。曾有多年从事潜水医学经历的现场总指挥郭杰说:“能做饱和潜水员的,身体素质都得一级棒。”就拿最先进行的“充气”加压来说,如果饱和潜水员不能通过吞咽唾沫、打呵欠等方式,及时调整自己耳朵内外的压力差,就可能造成耳膜穿孔,严重的可能造成听障残疾。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8-2018